首页 欧冠联赛正文

中英互译,细读射雕第十四回《桃花岛主》:黄药师为何敬爱面具,桃花心木

admin 欧冠联赛 2019-04-20 326 0

(1)

五绝之中,只要“桃花岛主”和“一灯大师”做了回目,尽管说主要是服务于情节开展的需求,但也由此可管窥金庸个人的偏心。比方洪七公闻见叫花鸡的香味而闪亮进场,可回目也仅仅叫《亢龙有悔》罢了,并非《九指神丐》。

裘千丈便是一个小丑,他在归云庄是个特殊的存在,这和他武功是高是低无关。归云庄其实是个很大的“场”,在这个“场”里,陆乘风和江南六怪及黄蓉郭靖是合拍的,裘千仞游离于这个“场”之外,所以显得鄙陋不胜;黄药师和这个“场”总体上是合拍的,但他太标榜自己,总想从这个“场”里脱身出来,所以就显得邪。

写裘千丈的走漏,是为将来裘千仞的进场做衬托,这两人加上“神雕”里的裘千尺,真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,奇葩他妈哭了一夜——奇葩死了。

梁子翁沙通天们被完颜洪烈重金聘用,为了钱抛弃了时令。裘千丈没有受聘,却要自己创造条件,打着“侠义”的幌子,自动与金国勾通,美其名曰“顺天者昌”,这是十分有挖苦含义的一笔。国运衰落,各种奸佞小丑便纷繁上台了。

(裘千丈,射雕里最大的赝品)

(2)

洪七公的进场,十分接地气,黄药师的进场,则要高冷许多——“那人身段高瘦,身穿青色布袍,脸色乖僻之极,两颗眼球好像尚能轻轻滚动,除此之外,肌肉口鼻,尽皆生硬如木石,直是一个死人头装在活人的躯体上,令人一见之下,顿时一阵凉气从背脊上直冷下来,人人的目光与这张面孔相触,便都不敢再看,立时将头转开,心中怦怦乱跳”。

黄药师“戴着一张人皮面具,是以看上去怪异乖僻之极”。金庸笔下,喜爱戴面具的人物也不少,多数是不喜爱以真面目示人,比方程英杨过等。黄药师戴面具,也多多少少有点“秀”的成分,是为显示自己的异乎寻常,即为邪而邪。

黄药师的真面目是这样的:但见他形相清癨,丰姿隽爽,萧疏轩举,湛然若神。

这简直是自己给自己来了个欲扬先抑。

窃以为“神雕”里的黄药师才更实在。“射雕”里的黄药师,他的邪性,更接近于标榜。或许年轻时的黄药师也是个孔雀男,他所做的一切都只为招引梅超风的留意,而他的这个好徒儿却和陈玄风私奔了,他的“秀”失去了操控,成了“邪”。

(最帅的黄药师)

(3)

梅超风“伸手捉住裘千仞衣领,大踏步走进厅来,将他在地下一放,凝然而立,脸上冷冷的全无笑脸”,她死后,站着袋了人皮面具的黄药师。

杨康“见到师父,心中大喜,上前参见。世人见他二人竟以师徒相等,均感惊讶”。

这个“世人”,天然也包含黄药师的。

过了一会,显露真面目的黄药师见了陆冠英,“却伸左手捉住他后心一提,右掌便向他肩头拍落”,这一提一推,是试陆冠英的武功家数。陆乘风道:“弟子不敢违了师门规则,不得恩师允准,决不敢将恩师的功夫传人。这孩子是拜在仙霞派枯木大师门下。”之后黄药师才答应陆乘风传儿子功夫。

金庸在此备注:陆乘风在桃花岛上学得一身武功,虽双腿残废,手上功夫未废,心中又深知武学精义,目睹自己独子虽练武甚勤,总以未得明师点拨,成果有限,自己分明有满肚子的武功窍门能够教他,但格于门规,未敢走漏,为了怕儿子痴缠,干脆一向不让他知道自己会武,这时自己重得列于恩师门墙,又得师父允可教子,爱子武功指日能够大进,心中怎么不喜?要想说几句感谢的话,喉头却哽住了说不出来。

梅超风收杨康为徒,天然也是没有通过黄药师允准的,为何梅超风就不忧虑这个呢?莫非黄药师对现已变节师门的人就不加约束了?

(最美的梅超风)

(4)

裘千丈为了能乘乱溜走,就伪造了黄药师给王重阳门下全真七子攻击而死的假消息。此言一出,在场诸人体现各异:

梅超风与陆乘风忽然伏地放声大哭。黄蓉咕咚一声,连椅带人仰天跌倒,晕了曩昔。世人本不信黄药师绝世武功,竟会遭人害死,但听是受全真七子攻击,这才忍不住不信。以马钰、丘处机、王处一世人之能,合力抵御,黄药师八成难以抵御。

金庸寥寥数笔,将师徒之情、骨肉之情及局外人的体现层次明晰地刻画了出来。梅陆急于报仇,黄蓉急于找爹,都是被假消息吓晕了,朱聪是局外人,所以还有根本的沉着,所以他说:“我们先问问清楚。”

朱聪的推理根据是,此人行为有假,则不免言语有诈,这却是另一层面的言行一致了。果不其然,很快就找到了裘千丈的缝隙,破解了他的谎话。更何况,黄药师自身就远在天边近在眼前。

(江南六怪自有可敬之处)

(5)

江南七怪和黑风双煞在大漠一场恶战,别离死了张阿生和陈玄风。归云庄再会,用梅超风话说,那也算“一切都是命该如此”,原本仇恨现已扯平,不用不依不饶了。但由于梅超风是变节师门的人,已到了穷途末路的境地,支撑她活下去的理由,只怕仅剩余报夫仇这一项了。

梅超风要和郭靖着手,并且信誓旦旦:“三招之内我杀不了他,我当场撞死在这里。”黄蓉涨到十招,郭靖自己加到十五招,最终实践打到百余招。

要害的一点是,梅超风说大话之时,黄药师是在场的。陆乘风邀他坐下共饮一杯,他才“转过身来,飘然出厅”。

黄蓉在一旁不断拿数字影响梅超风,却也不是逼她现场撞死,仅仅促她认输罢了。梅超风心里着急,对黄蓉的搅扰也只能“不闻不问”。

后来郭靖倚柱而斗,已立于不败之地,世人都期望两人就此干休。此刻梅超风却冷然道:“若凭较量武功,我三招内不能胜你,早该服输认败。但是今天并非交锋,乃是报仇。我早已输了给你,但非杀你不行!”

哪里还讲什么出言如山?这也太不像一代宗师黄药师的弟子了。

但是黄药师进场了又怎么?朱聪要还给梅超风经文,被黄药师接去了,还伸手捉住梅超风背心,提了起来,转眼之间,已没入了庄外林中。

当然,黄药师是没有追查梅超风说话没算话这点职责的。此刻黄药师关怀的不是言而有信的事,并且是自己的体面问题。他说:“你去打败了老叫化的传人,便留在陆师弟庄上,不要再行走江湖了。你眼睛坏了,只要给人欺负。”

而郭靖立下一个月后到桃花岛领死的誓词之后,却坚持要重信践诺。郭靖道:“弟子假使不去,岂不失期于他?”柯镇恶也说“我们侠义道岂能说话不算数”。杨康却插口说道:“跟这般妖邪魔道,有什么信义好讲。大哥是过分拘泥死板了。”

梅超风如此,她教出来的学徒也是如此,她的师父也没非让她心信守诺言。郭靖和他的师父们是不是真的“拘泥死板”了呢?但或许正是由于这样,才更令人心生敬意吧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最近发表

    优德88中文_w88优德官方_W88体育

    http://www.denimlife-news.com/

    |

    Powered By

    使用手机软件扫描微信二维码

    关注我们可获取更多热点资讯

    w88出品